我是这个城市的一桩丑闻

青春一去永不重逢,海角天涯无影无踪

“花落水流春去无踪

只剩下遍地醉人的东风

玫瑰般的美丽,夜莺似的歌声

都随着无情的年华消逝

啊!我到哪寻找我往日的旧梦

只剩下满腹的心酸,无限的苦痛...

青春一去永不重逢

海角天涯无影无踪

断无讯息石榴殷红

却偏是昨夜魂萦旧梦

却偏是昨夜魂萦旧梦”

……



那晚在他家,躺在床上,他开了音响,音符漂荡,是伦永亮翻唱白光的《魂萦旧梦》。我听过原唱,慵懒、宽厚的声线,诉尽人生无限的苍凉与无奈。在流淌着的乐声中,我们仿佛躺在大海上的一叶扁舟,看着满天繁星,任由小船荡向世界尽头。他说“我觉得你还不错”,我猜他评价人的词汇,一定不够丰富,我不知道“不错”在他的评价坐标里处于什么位置。他三十好几还没有结婚,在这个小城市一定很扎眼,但他好像完全不受影响,不在乎别人怎么讲,倒也过得舒心自在!他有点木讷,没什么甜言蜜语,但是每句话都有坚实的质地。他不过35岁左右,我却把他当成大叔看待了。现在想来,大概是因为那时的我还在混沌幼稚的状态,就像乱撞的飞鸟,生活茫然混乱,如蜂鸟振翅悬浮于空中,安定不下来,没有心思去经营一段关系,也没有能力去爱别人。就这样,时移事易,直到相忘于江湖……

又或者是因为我没有房子吧。有句话说“安居乐业,有恒产者有恒心,无恒产者无恒心”,作为一个无产者,仿佛我随时可以打包离开这个城市,如系不住的风筝,搭上一列火车去往陌生繁华的都会。“一棵草有怎样的绿,就有怎样的荒”,余秀华这句诗似乎在说所有人都无法避免走向的是衰败,还没有绽放就将枯萎的遗憾。当时我认为自己如同置身于围城中,一心要冲出去,不想自己还没痛快活过就老了!看顾长卫的电影《立春》,蒋雯丽扮演的县城音乐老师王彩玲说“每年的春天一来,我的心里总是蠢蠢欲动,觉得会有什么事要发生;但是春天过去了,什么都没发生。我就很失望,好像错过了什么似的”。我没有安居,也没有乐业,在这个我生长的小城市里,我就是一个期待有些什么发生的王彩玲,我害怕错过属于我的春天,但可能越害怕错过什么,就真的错过了什么。

微信图片_20171103230454.jpg

再见到他,只是一个很短暂的碰面,当时他搬家了,住在拆迁安置小区。那天中午我在城里百无聊赖,想起了他,约他见面。“要一起吃饭吗?”,他问。我已经吃过了,就在街上等他。打他告诉我的电话号码,不是空号就是停机。好不容易等到他来了,他很久没有理发了,原来精干的寸头,现在很长了,乱蓬蓬的,显得人很颓废。笑容也少了。说话时候眼神如兵器一样透着寒光,刺得人难受。他还没吃饭,就在楼下的快餐店买了份盒饭。似乎很计较饭菜的价格,我在旁边他又什么也没说。但吃饭的时候说了句,“又贵又难吃”。问他怎么告诉我一个空号,他说自己的电话随时可能被监听,所以打电话不方便。我“哦”了一下。听他这么说,有点莫名其妙,心想他是不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

吃完饭我说有事要走了,可能我不能忍受空气中的尴尬,或者是觉出了他的冷淡。忘了他是否邀请我去新家里坐坐。应该没有吧!我觉得没有必要呆下去了。我和他告别,穿过马路走了两个站去搭公交车。这是最后的告别了吧。走之前他一如既往叮嘱我过马路要看车,像一个长辈一样尽到关心的义务。我想如果不是那些事,他应该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吧!

第一次认识他时,当时这个城市正在大拆大建,为发展旅游,和其他的古城一样,修着那些一眼就看得出是赝品的古城墙。城内的居民必须响应号召搬到旅游区之外。他住的小区正位于市中心的古城墙脚下,小区的墙上红油漆画了大大的拆字。他说自己的房子装修花了不少钱,但是补偿不算装修的钱,而且,安置房在远离市中心的地方。他正和小区里的邻居维权。

后来,还去北京上访,大街上发传单,被警察以扰乱公共秩序罪抓过几次,有次还在看守所住了三个月。我心想这事对他刺激应该很深吧,看守所那种地方!我脑补着监牢里臭气熏天的厕所,新来的睡在马桶边,老人欺负新人,新人要服侍老人,洗臭袜子,捶背捏脚,更可怕的是他长得还算标致!我简直不敢再往下想了,也不敢再多问什么。他好像也不愿意提起那段被关在看守所的日子。曾经的保卫祖国的解放军沦为在押犯罪嫌疑人,变成国家公敌的感觉,我想也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吧。我当时还开玩笑对他说:“要是你再进去了,我给你送把香蕉去。”感觉他平时不苟言笑的脸上浮现一点笑意,眼神柔和了许多。

微信图片_20171103225727.jpg

几年后的一天,我在浏览一个新闻网站上关于我的城市的一篇报道,他的名字突然跳进我眼里。报道里说他为了合理补偿,带动邻居去北京上访,到街上发传单,然后......报道里称他是反对市长的一派,说他是一个异类。他接受采访时说他游走城市的大街小巷,记录了这个城市的数不清的强拆和自焚事件,要留下这些影像给后人引以为鉴。

一年后,当我被煤矿挖空的家乡成了沉陷区要拆迁时,我没有回家。听说村里的老人们都抹着眼泪看着自己的房子被推倒粉碎。我的乡亲父老和大多数朴实善良中国老百姓一样,逆的来,顺着受。村里人去火车站买去北京的火车票都会被截回来……当回到家看到自家房屋变成瓦砾堆时,我只是麻木。只是后来有天晚上做梦,醒来做了什么梦已不大记得,但清晰记得梦里的场景还是在我家的旧院子,我出生,长大的房子里......

我有时会想起他,他是不是还是那样倔强地,不管不顾地生活着,是不是仍然是这城市里的“异类”……

微信图片_20171103225721.jpg

本站文章的内容来源分为注册用户的原创内容和本网站转载互联网的内容。 本站注册用户通过本站发表的一切原创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章、图片、FLASH、影音文件等,其版权归本站及该用户共同所有; 本站转载的文章仅限于非商业性之用,内容和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您认为本站的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来信(Email:rainbow6s@163.com)指出,您可通过提供自己主张版权的证据,并承诺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接到相关通知,并核查属实后,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
咬一口
  
《彩虹旗下》微信公众号
《六色橘子》微信公众号

相关文章
广州铿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12706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