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和她的同性恋儿子

王君家在距离我家不到两公里的远的另一个村子,他们村子边有一条美丽的江,王君是村小学的老师,丈夫是镇供电所的电工。日子过的不算富裕,但也不是特别紧张。他们有个儿子叫小伟,去年小伟考上了上海最好的一所大学,周围的亲戚都觉得王君有福气,培养出了一个有出息的孩子。大二前的暑假,儿子回家休假,一起回家的还有他的同学,是个秀气的安徽男孩,他们一起游玩杭州。一个炎热的中午,大部分人都在屋里睡觉,他们两人在后山里竹林里嬉戏……

她和她的同性恋儿子1.jpg

王君家在距离我家不到两公里的远的另一个村子,他们村子边有一条美丽的江,王君是村小学的老师,丈夫是镇供电所的电工。日子过的不算富裕,但也不是特别紧张。他们有个儿子叫小伟,去年小伟考上了上海最好的一所大学,周围的亲戚都觉得王君有福气,培养出了一个有出息的孩子。

大二前的暑假,儿子回家休假,一起回家的还有他的同学,个秀气的安徽男孩,他们一起游玩杭州。一个炎热的中午,大部分人都在屋里睡觉,他们两人在后山里竹林里嬉戏……那个男孩一手搭在了小伟的肩膀,另一手已经搂在小伟的腰上了,四目相视,两个男孩红唇紧紧相贴……然而他们忽视了山下就是小伟家的菜园。 


这一切被王君看看在了眼里,她在菜园里强忍着怒火大喊:“小伟,快点回家,我有事给你说。”

这时的两个男生被王君的声音给吓怔住了,小伟告诉同学就在山上,他先回去,一会我再叫你。那个男孩拉着小伟的手说要陪小伟一起回家面对质问。

小伟说没准他妈妈根本发现他们呢,他先回去看看什么事。

回家后,小伟发现妈妈眉头紧锁,脸色深沉,便知道妈妈一定发现了。按他的办事的风格来讲,他顺其自然,就等着他母亲发落了。

“刚才你们在竹林里干什么?,不觉丢人吗?”王君发现小伟的同学没有回来,便手紧紧地攥着小伟的胳膊,把小伟拉到卧室,关上门。

“你是不是同性恋?”同性恋这个词汇对于王君来说很陌生,但她知道,去年镇上宣传艾滋病,传单上就提到过同性恋,那张传单上的两个同性恋就是在接吻的。一想到艾滋病,王君更担心了。

小伟没说话,杵在王君身边。

“快说话啊?你是想把我急死么?”王君很着急。

“是,我是同性恋!那又怎样?现在已经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了,我们学校还有同性恋协会呢,他们大部分都是同性恋。这医学上早已经把不算病了。你觉得很可怕,是因为你一直在农村生活,根本不知道什么外面的世界。其实很早之前我就知道我喜欢男生,可是我敢说吗?直到我去上海上学,才发现原来这个并不是什么大事情,但是一直不敢告诉你们,怕你们伤心。”

“我看你是去了上海就没学好,天天学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看看咱们这里哪里有什么同性恋,同性恋还会得艾滋病,这就不是丢人了,是要死人的啊!咱不当同性恋了行吗?”王君似乎在祈求儿子。

“那你不爱我爸,行不?”其实小伟知道父母的感情一直很好。

“别瞎说!与这个有什么关系!”

“喜欢男人或者女人是天生注定,改不了的!”小伟还是很倔强。

“你必须改!,不改就别回这个家……还你有的那个什么同学,是不是他把你带坏的?赶快把他送走!”王君越说越生气。

“他是我男朋友,他对我很好。不会把他送走的,要走我和他一起走!”

“那行,你现在就跟他走!”王君感觉自己快爆发,还是控制了一下自己的用词,“你到了上海,好好想你做的是什么事!” 

小伟和他的男友草草收拾东西,准备收拾东西。坐在另一间屋子的王君其实也想去阻拦一下,但她不想看到小伟的男朋友,也不想看到小伟那种决绝的神情。她默默地注视着墙上的相框,那里面有很多小伟以前的照片。多么可爱的孩子啊!怎么突然间就变成了这样了?难道是怀孕的时候她那会妊娠反应太厉害没好吃饭?难道是小伟小时候经常发烧,烧坏了脑子?

“妈!我先回上海了,你保重,到了上海我给打你电话。”小伟站在门外说。

王君没有说话,她这时候躺在床上,眼泪早已经浸湿了枕头,她听到小伟他们开大门的声音,以及行李箱轱辘渐渐远去的声音。她冲出门外,看到两个少年拉着箱子,正朝着村口走去。要是小伟的那个同学要是个女孩,他们该多般配,她想她一定会全力支持的。 


小伟到上海了以后,寻思着怎么收拾这个结局。给妈妈电话已经打了几个都没有接,最后只能打给爸爸,请他转告妈妈。爸爸还责怪小伟不在家里多住几天,走也不提前说一声。

王君在小伟离开家里以后,心里空空的,不管是坐在庭院还是呆在卧室都不自在,眼看着天色变黑,自己一个人坐在关着灯的厨房里。她想着小伟是个同性恋会不会染上艾滋病?如果被亲戚知道了会不会成为他们的笑话?如果小伟将来不结婚会不会孤独终老?这个“病”能不能治好?可是小伟说这根本就不是病,这可怎么办?王君越想脑子越乱,要不然再生一个,给小伟生一个弟弟或者妹妹,将来她和丈夫离世了,小伟至少还有一个亲人。

于是王君拿起电话给她在市医院上班的闺蜜打电话,她真的准备再生一个孩子。 


小伟在之前一直在关注出柜的所有信息,希望能有一个合适的机会向父母出柜,只不过没想到会这么突然,突然就被自己出柜了。国雄是小伟在学校里认识的一个老乡,也是gay,国雄一直在做同志亲友团的公益志愿者,国雄认识很多孩子出柜的父母。小伟将自己的经过给国雄进行了讲述,国雄建议将小伟的妈妈“骗”到杭州市区进行一次小聚会。

小伟以妈妈办理养老社保为由,带到市区。一路上王君不断的看着小伟,不时用手摸摸小伟的脸颊,使得小伟有点不自在,王君其实还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即便是儿子出去赌博、出去酗酒、甚至出去嫖妓被抓她都觉得可以接受,可是为什么他喜欢的是男人……

中午时分他们在一家咖啡屋坐下了,在一起的还有一对抱着孩子的老人、一个有点谢顶的中年男子,当然还有国雄。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杭州人,彼此交谈都用的是杭州话。

抱着孩子的那对老人,有个同性恋儿子,当年知道儿子是个同性恋以后老两口感觉天都快塌下来了。和儿子果断断绝关系以后,儿子走远走他乡,便失去了联系。只不过每年过年的时候,别人家热闹的场面,他们觉得都像是一种炫耀,于是老人决定搬离了老旧的家属院,去了新的住宅楼,日子过得平平淡淡,唯一忌讳的是别人开口提及他们的儿子,那年社区调查失独老人,他们的名字赫然在列,老头子脾气不好,大骂了一顿社区的干部,把他们轰出了家门,这时才让他们想起了他们还有一个儿子。在之后的某个夜晚,有人急促的敲门,就是不说是谁。老人通过猫眼看到了自己多年未见到的儿子,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幼儿,老人想都没想马上开了门,儿子已经37岁了,离家快十年了,那个幼儿则是老人未曾谋面的孙子。躲在不远处的还有儿子的男朋友,他们拉着手走了进来,老人假装看不见,一心思放在了孙子上了。

“其实他们两个男人在一起生活,我们起初很看不惯,但是他们感情多好啊,在家里呆了半个月相互照顾的那种细心,不比那新婚的小夫妻差呢。不管怎样他们两个将来老了也算是个伴,孙子是他们找人代孕的,平时上班忙,我们老两口给他们看孩子,挺好的!”两个老人最后说。

中年谢顶男子,是一位丧子的父亲,而孩子的死与他有直接关系。如果不是他的一意孤行,非要给孩子进行那种非人的治疗,或许他的孩子不会选择那条不归路。稍微给孩子一点空间,稍微理解一下,或许孩子现在已经上大学了吧?中年男子说,孩子离世的开始整天难过,自责,可是后悔已经晚了。后来才知道同性恋根本不可救药,也不是一种病,而且同志是一个人数很多的群体,有公益组织,他认识了国雄,国雄告诉他其实有很多父母都将同性恋的孩子视为魔鬼附体,不惜代价要为他们驱魔。然而到头来却是两败俱伤,后悔都来不及。中年男子说他现在业余的时间都在看有关同性恋的信息,已经变成了同志的百科书,向那些疑惑、愤怒的父母进行科普,他说这样或许可以减少一个孩子或者一对父母的痛苦吧。

王君明白了今天在座的只有她一个是学生,而且是一个要被努力劝说的学生。她能理解那对老人曾经经历的孤独和苦难以及那种见到儿子以后故意掩饰的喜悦,也能感觉到中年男子那种丧子之痛。

天快黑的时候,他们走出了咖啡屋。小伟礼貌地送走那对老人、中年男子、国雄,一一给他们道谢。王君觉得自己的儿子突然间长大了,变得这么的懂事,他是怎么变的?他还是个孩子吗?他不再是个孩子了,王君这么觉得。

他有自己的辨别是非的能力了,他会自己处理自己遇到的事情了,包括处理他父母遇到的问题了。她不想让那个中年男子的故事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也不想让小伟遭遇离家出走多年不回家的经历。他是她唯一的儿子,他的幸福是她所期盼的,小伟曾经给她说过幸福的方式有千万种,并不见每一种你都能体会得到。只要他是幸福的,她就满足了。

想到这里,王君给小伟说:“暑假的时候,待你那位同学不周,回学校后替我给他道声歉,让他有机会再来家里玩。”小伟听了这话,满心欢喜挽起妈妈的胳膊说:“一定会转告他的!”

就这样,这对经历了痛苦、争吵、纠结的母子,相互依偎着走向了回家的车站,淹没在灯火辉煌的城市人群。 

她和她的同性恋儿子2.jpg


本站文章的内容来源分为注册用户的原创内容和本网站转载互联网的内容。 本站注册用户通过本站发表的一切原创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章、图片、FLASH、影音文件等,其版权归本站及该用户共同所有; 本站转载的文章仅限于非商业性之用,内容和版权均属其著作权人所有。如果您认为本站的某些内容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您来信(Email:rainbow6s@163.com)指出,您可通过提供自己主张版权的证据,并承诺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站接到相关通知,并核查属实后,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采取措施删除相关内容。
咬一口
  
相关文章
微信公众号-请扫码或长按识别
© 2018-2020 虹园网 版权所有
粤ICP备17012706号-1